•   
  •   贡献及投诉
首页>短信文摘>经典文摘>童年的记忆,一根棒棒糖就可以快乐的过一天

童年的记忆,一根棒棒糖就可以快乐的过一天

流星飞逝逸天边
往事沉浮忆童年
儿时天真虽模糊
犹得欢乐润心田

“纪念我们那再也回不来的从前小时候,真的很怀念儿时的我们。怀念幸福的童年那个傻傻的,纯纯的,开心的童年~~我们小时候都曾经是笨蛋…… ??

 

1. 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,故意放东西改变他们的路线
2. 在上课的桌子中间画一条线,不准同桌的同学超过来
3. 趴在地上打弹珠、打酒瓶盖、打印有四郎真平的圆纸牌
4. 把橡皮圈串成长绳用来跳高,有时候还带花式的
5. 人多的时候,玩踢铁罐子、一二三不准动的游戏
6. 在地上画房子的格子,然后丢小石子进去,然后跳没石头的格子
7. 冬天在玻璃上吹出一片白色雾气,赶快在上面写字、画画,然后看着它消失
8. 把小鞭炮拆开,火药粉撒地上围成个圆或弄成图案,用火柴一点看他怎么烧
9. 夏天把捕蝇纸绑在竿子上去抓蝉,爬上龙眼树去摘初熟的龙眼
10.挤塑料包装纸上的气泡听啪啪的声音
11.屏住呼吸,跟伙伴比赛憋气看谁憋的时间长
12.用吸管喝水的时候,往水里吹气,发出咕嘟咕嘟的恶心声音
13.把手指插到刚熄灭蜡烛的蜡油里取指纹
14.对着电扇张大嘴喊“啊~”然后听颤抖音
15.用被子床单椅子枕头盖小屋,然后满足地钻进去
16.把洗衣粉,洗头膏,肥皂水混合在一起吹泡泡
17.下雨打伞时转伞看水珠飞出去
18.追在别人后面踩别人的影子
19.洗袜子的时候用袜子口对着水龙头接水~~试图装满袜子
20.小时候老和几个小朋友一起玩,东南西北。现在你还会折吗??”

上述的二十样是大家,在那个年代的孩童一起干的“好事”(好玩的事),所以现在提起来大家都会有一种会心的亲切和温馨的情怀出
现。


看完之后,我也很有感触的传讯对他说:或许是由于出身背景的不同,这二十样的童年往事,我都没印象。

我一岁就开始背诵四书五经、唐诗三百首,三岁就开始念ABCD,五岁时还要拉小提琴、弹钢琴、吹横笛,压力之大难以想像,经常在半夜惊醒过来,会不自觉的用英语的腔调去念唐诗,拿着小提琴当横笛吹。

到了中学要去上礼仪班,学习吃西餐时怎样用刀叉汤匙,怎样优雅的站立、怎样优雅的说话。所以我不曾追着去踩别人的影子,我只有背对着光,踩自己的影子。不要惊讶我是如此的异类。你有没有很同情我这可怜的童年?会不会想抱着我,为我痛哭一番?还是想要骂我太炫耀了?不过这些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你忘了一个最重要的童年往事。我们那时候吹牛和说谎都不会脸红的。因为说实话会被妈妈或老师打屁股、打手心,很痛的咧。更重要的是,风吹半世纪,直到现在我都还保持着同样的天真可爱。哈,我真的没有脸红。对了,我好像也没有看过你的脸红过,哈哈哈。


忆童年,不会有“思往事之悠悠,独怆然而泪下”的情怀出现,反而会有一种甜蜜温馨的笑意浮在心头上面。

因为孩童是不识忧愁的,一根棒棒糖就可以快快乐乐的过一天。当然有些童年往事是大家共同的回忆,有些童年往事是个人私自的回忆。

我现在还记得很深刻的是,邻居的大华和小华,一对双胞胎姊妹,她们相似的程度连她们的爸妈都经常搞错,她们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脸上嘴边各有一颗痣,长的位置略有不一样。

好几次玩叫名字捉迷藏的时候,当很多人被抓之后,她们二人就会用手遮住长痣的地方同时出现,如果当“鬼”(抓人的人)猜错叫错人的话,她们就可以把全部的人都救了。

还有,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有次被六年级的阿宝狠揍了一拳,我就哭着跑到他家的当铺去向王伯伯猛哭,大声的“哭给他看”,王伯伯把阿宝叫了回去,拿起鸡毛撢子把阿宝打得鬼哭狼嚎,看得我都不敢哭了。

还有,在过年时,大家都在玩鞭炮,有一年出来了一种新鞭炮水鸳鸯,在火柴盒上一擦就可以点燃,没有什么烟,丢到水池里也会爆,丢在地上要过个五六秒才会爆,有时候我们看见街上有几个大人在天南地北的聊天,就会点个水鸳鸯丢在他们旁边,然后趁这五六秒的空档跑得远远的,躲著看水鸳鸯的爆开,和大人们被吓了一跳,破口大骂又找不到“凶手”的糗样。

还有,我也算是有个好心的小孩,上学的时候经常会把身上的五毛零用钱,那时候福利社的冰棒一根二毛,给了在校门口乞讨的老阿婆。

还有,我也是个很傻蛋的小孩,过年的时候到台中公园去玩,一个不认识的大孩子骗我说公园里有鬼会偷人的红包,他可以帮我保管红包,我就真的把红包交给了他,大家一起玩了没多久,他就消失不见了,当然我的红包也不见了,我哭着回家,爸爸看我哭得很“凄惨”,就再给了我一个红包,不过,我发觉那年的过年,大家,堂姐堂兄姊姊弟弟妹妹,都把我看成傻蛋一个。

还有……

这一回忆起来真的可以没完没了,岂止二十样,当年台中公园旁一二八巷里头热闹非凡,有新乐大戏院、万安大旅社、漫画书店、冰果店、泡茶室、面店、豆浆店、皮鞋店、服饰店、珠宝店、算命馆,以及十多个个经常在不同时段来来去去的流动摊贩,加上我们这一群大大小小的孩童,可以回忆的童年往事上百样都不止。

当然镜头已经无法百分之百的清晰了,不过尽管有些儿模糊,却仍然可以再次品尝那童年的欢乐滋味,想着,想着,然后兀自在脸上抹著一缕不为人知的笑意。